酸酸的虎杖甜了我的童年_房县新闻网

酸酸的虎杖甜了我的童年

“每当看到虎杖会想起童年欢乐时光”

酸酸的虎杖甜了我的童年
 
 

  □张忠文

  作者地址:房县物价局

  虎杖在我的家乡叫黄芽秆,酸菜秆。阳春三月,一场春雨后,远远看见河沟边、田埂旁陆陆续续冒出一些“笋子”来。那便是虎杖的嫩茎,有的粗壮结实,虎头虎脑,有的纤细苗条,亭亭玉立,都长着几片紫色的小叶,如同几只紫色的小耳朵,十分可爱。这时便引来小孩子,我们“啪”的一声掰下一根粗壮肥嫩的虎杖,如剥香蕉般剥去外面有斑点的粗皮,就露出翠绿色的肉,“咔嚓”咬一段,凉凉的,清脆、酸爽,但不宜多吃,否则牙齿会酸软无力,感到连豆腐也咬不动了。

  虎杖的嫩茎中空,有节如竹。我们会掰下一段,状如一节细竹筒,从没节的那端轻轻揭起约一厘米宽、薄如蝉翼的表皮,但靠节的那端不截断,然后用牙签般粗细的树枝在剥去皮的茎上,等距离扎上六个或八个细孔,将有口的那端放入口中使劲一吹,把孔中碎屑吹出,再将揭起的薄皮盖回原位,一个虎杖竖笛就做成了。将这虎杖竖笛放入口中,双手压住孔外的薄皮,便能吹出呜呜啦啦的响声,在山谷中、田野上回荡。

  这时若有一群孩子,我们还会玩过家家,扮成接亲的队伍,女孩子头上插朵小花扮成新姑娘 (新娘),男孩子扮成新郎官(新郎),几个吹着虎杖竖笛的孩子充当乐队,在乡间小路上晃悠。当然回家时,我们不会忘了掰几根肥嫩的虎杖,让妈妈炒熟了做下饭菜。

  村小学就在一条小河边。这条河平日水量很小,宽阔的河滩上生长着大片的虎杖。夏秋季节,虎杖长得很高,枝繁叶茂,把整个河滩遮得严严实实,这里便成了我们的青纱帐。我们中午放学了,常钻进虎杖林里,在河水中筑起堤坝捉小鱼,逮螃蟹,又凉爽又有趣。还可找一块较平坦的大石头或细沙地,躲在那里打扑克、抓石子,脚下是潺潺的流水,头顶上是绿茵茵的虎杖,阳光从缝隙中钻进来,在脸上、身上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影,抬头望望天空,低头看看河水,这里就成了我们的乐园。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虎杖地下根所含物质具有降压、保肝、抗菌、抗病毒作用,因此需求量大增。如今,野生虎杖已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有些地方实行人工种植,进行综合开发利用。除了药用外,虎杖嫩茎可以制作成泡菜,虎杖地下茎还被切成薄片烘干后当保健品,用来泡茶喝。在河滩上,我们也很难见到大片野生的虎杖林了。

  岁月悠悠,时光如白驹过隙。如今已过不惑之年,每当看到虎杖,还会想起童年那欢乐的时光。

(十堰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