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抗“疫”旁观者――房县一名小女子的抗疫手记_房县新闻网

不做抗“疫”旁观者――房县一名小女子的抗疫手记

房县新闻网讯   初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还是在1月19日左右,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就在百度稍稍查了一下,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百度后,我并没有十分在意,毕竟2003年SARS病毒在中国横行时,我上小学,印象中只记得老师要求我们勤洗手,勤换衣,还有下课后教室里那一股子难闻的消毒水味道,渐渐的,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SARS结束的,总之感觉离我好远。从十堰回来,已是腊月二十七,刚好和老公在县城里买点过年的东西,进了超市,看到有不少戴了口罩的人,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东走走,西摸摸,在人群里一转就是一个多小时才不慌不忙,心满意足的开车回家。次日早上一睁眼,打开网络,各种消息跳个不停,今日头条、微信推送全部都是关于新型冠状病毒,一组组触目惊心的数字,顿时把我吓住了。再想想昨天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在外面逛,真的是心有余悸!

1月26号,正值大年初二,大多数的我们,此时正在空调房里享受亲人团聚的欢乐,却也有人窝在家里叫嚷好无聊,然而,我们的书记、乡长等领导大年初一晚上就已经驱车去了上龛,义无反顾的舍弃了与家人难得而又宝贵的团聚,顶着凛冽的寒风奔赴各村指导疫情防控工作。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生活从来都不容易。是的,我们不易,那么,那些此刻正抗战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基层工作者、人民警察等等,他们又是何等的不容易呢?晚上十点,分管领导发来信息,赶紧联系下买口罩的渠道,乡上各村还有好多村民没能戴上口罩,这是个很危险的事情,现在疫情形势严峻,我们在外面跑跑,多买点,尽量让每个人都能戴上口罩,都能有安全防护,这个是我们在外面唯一可做的。看完短信,我赶紧联系了医疗系统的亲戚、同学均告知口罩紧张,后来又联系到药铺店主却说已经没有多少,只限一户一人一只购买。最后好在领导各方面协调,联系各界爱心人士才有了转机,保障了全乡人民的口罩问题,虽然,这里面有小插曲,但最后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第二天早上,我看乡工作群有几位同事要去上班,于是我发了消息给领导,是否一通前往支援,领导回复,女同志身体弱,免疫力差,加之你体质本身就不好,疫情传播速度较快,我乡情况还在排查,你暂不一同前往。看完,心里既感动又感伤。

31日早上,我没有再联系领导,在群里询问好车辆后,带了几件衣服,匆匆赶往镇上和别人一道去上龛上班,因为疫情的严峻,到处道路堵死,我只能提着东西步行一个多小时到军店街上然后跟同事汇合。2月1日,我正式加入了疫情防控小组,随后几天,我们戴好口罩,手套,分组拿着体温仪、笔、本子,挨家挨户排查家中人员流动情况,尤其是从外地回来的为重点,叮嘱他们勤洗手,戴口罩,不串门,注意观察自己身体状况,发热、咳嗽及时去医院。排查完我划分的小区,想想每一户的配合程度,想想每个人健康幸福的笑脸,此刻我突然明白,不管他们中有人说了什么,有人做了什么,但我们的村民中大多数都还是很通情达理的,他们的幸福感,他们的生命安全,就是我们工作的目标和意义所在呀。在连续跑了2天后,2月3号下午开始,头疼欲裂,想着上午还去了一位从武汉回乡的人员家里,就更紧张了,不仅开始怀疑起自己,好在测了体温还正常,又稍微安心了一点,在办公室勉强坐到下午四点,头痛的实在没办法,就买了泡面回到宿舍想着自我隔离,洗了头发,洗了澡,休息一晚,值得高兴的是,第二天早上就好了。

早上八点,刚在办公室坐下,领导过来安排让我今天去卡口值守,检查车辆和行人在外流动情况。我们备好泡面和一些防护用品就开始了一天的露天户外值班,有同事调侃我,看你小个头,站路边招手让人家停车检查,人家还以为你是要搭车的。哼,我可凶着呢。哈哈……一阵哄笑后,一身的疲惫一扫而光。下午四点的阳光,暖暖的照在我们几个值守人员的身上,我抬起头,湛蓝的天空里漂浮着几朵蓬松的白云,一切静谧而美好,我知道,这美好就在我们每天的工作里,在我们每个人的自律坚守里。鲁迅先生曾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是呀,虽然我们都只是这个世界微小平凡的一份子,但在大灾大难面前,只要我们每个人凝心聚力,小小的萤火终能汇聚成照亮世界的炬火。疫情无情人有情,我们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在党委政府正确的领导和部署下,严守严防,排查到每家每户,不漏管一个小区,不漏防一个出口,为群众筑起一道道安全防线,站好岗、把好关,共同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