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匠的故事_房县新闻网

剃头匠的故事

剃头匠的故事(仅这一块钱刮)

余策星

    童年时,在社会上听到流传的一段儿歌唱道;戴手表的捋胳膊,穿皮鞋的走路跳,勘金牙的自带笑,留长发的头直摇,光头戴的瓜皮帽。五十年代全中国,除开清朝的遗老遗少的男人,还披着长发留着长发梳辨子,可到了后来,基本上是.;男人留分头,刮光头,而从清朝传下来的用刀子剃头的传统习惯,又加了一件洋玩艺------推子理发。

    那时候初解放,在房县这个小山城中,从军队上转业复员一大批军官和士兵。他们穿着皮鞋,兜里装着复退金,他们从街上走过,牵动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心。皮鞋上钉的有铁掌,走在街中间的石板上瓜嘟瓜嘟的直响。这些从部队上回来的军人们在民政部门和地方街道的邦助下,很快地安了家。

    这时候不知是谁把人分成了两类,城乡居民和工作同志,凡属当同志的人,男的都留一个偏分头,或者中分头,大堆头。女工作同志则是齐眉的刘海短发,穿列宁服,看起来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形象,而刮光头的大部分是城里人和乡下人,这部份人穿的都是对襟布扣子的土粗衣服或者阴丹士林布长布衫。

    而城里的所有店铺都以店或铺称呼,[剃头铺]也改称为[理发店]这里的区别是:[剃头铺]的大门上有一幅对联,对联是[[虽是毫末手艺, 却是顶上功夫]]。在旁边贴一张小字条,上写:[童叟无欺]。是专门以刮光头为主。他的程序是用热水把头发闷胀发软然后下刀子把头发剃去。头剃毕了,刮汗毛,修眉毛,刮胡子。一切都弄妥贴后。还有一段享受服务,剃头师付在你光头上给你推,揉,掐。按模服务掏耳屎,剪鼻毛。一切都弄毕了,剃头师付双手一拍,一个响亮的巴掌。告诉你活做完了。于是乎,一个锃光瓦亮的青的发亮的头皮,就走出了剃头铺子,

[理发店] 是专门用推子,剪子做长头发的。没有按摸服务。但推子理发不疼,可头发根子理不尽。

    那时候刮光头的人多。讲究的人,每个月剃一次头。没钱的没功夫的乡下人,没功夫进城,几个月都难得剃一次头。这种人的头发剃头匠最害怕。

    那时候[剃头铺] 的生意比理发店的好。农忙的时候,剃头匠挑着一头梯凳盒子,装着工具,一头小炉子烧着火炭和脸盆。下乡揽生意。有人剃头时在路边地头上找一大块平地放下挑子,剃头的人朝梯凳上一坐,炉子上脸盆的热水把头一闷就可以剃头了。所以说剃头匠的挑子一头热的说法成了歇后语。

    才解放时,旧币不准用,新币没上市。人们日常生活都是以物易物。山里人进城剃头一般地挑一挑子柴来剃一个光头。无形中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距。

很快,中央人民政府在苏联老大哥的帮助下,印制和发行了人民币。人民币以旧币(国民党发行的纸币关金卷)一万元折合一块钱。旧币一块洋钱(银币)兑换一块钱,又折合拾角,一角可换拾分。市场上有了货币,物价稳定下来。接着国家搞互助组,合作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粮食实行统购统销。粮价定的很低。市场上粮价一稳。一切物价都转入正规。牛羊肉三角五分一斤。猪肉每斤六角五分,鸡蛋两分钱一个,黄酒两分钱一碗。剃光头一角钱一个人,不分大人小孩。理长发的每人一角伍分。

    剃头铺的生意永远是忙,一年四季的忙。特别到了十冬腊月更是忙,剃头铺人满的每天都要排队。这一天是腊月二十八日,俗话说腊月二十七八,毛浇火蜡,剃头理发。那时没有电,老百姓点的是菜油灯,桐油灯。要过年过节的都要熬一些牛油,羊油,漆树籽,木籽树籽,掺合-起的油脂。弄大指头粗细的一个竹筒子,搓一根棉花埝子穿过竹筒中间,然后把熬好的木籽树油浇进竹筒,等到凝固后,一枝蜡烛就成功了。

    腊月二十八这天,剃头匠卫国师付从清早到小晌午都没休息,剃头的一个接一个,一角钱一个头,装钱的合盒里已经有十几张一角了。卫师付一个响亮的巴掌,坐位空了出来。

    这时来了一个山里小伙子,只见他一根扁担两个炭娄子。他放下工具,赶忙朝凳子上一坐,卫师付一看,这小伙子一头的硬头发,活象一只多年的老公刺猥。头发林里边还夹杂着碳灰和砂子的粉末。心里直犯愁,心中想到糟了,这刀子要吃亏了。卫师付看了这一个象栗乍包一样的头发,问咋理?小伙子掏出一块钱来说:刮光头,仅这一块钱刮。

    卫国师付看到这一块钱眼睛一亮。便舀了热热的水给这小伙子洗了黑黑的三盆子水。又添了一盆子热水给小伙子闷头发。洗过头发,卫国师付拿出才买的新推子,把小伙子长发理了去。又把刀子磨了蘑,刀口刃荡了又荡,对着小伙子顶门心嚓的一刀子刮了下来,小伙子疼得牙一呲。嚓,嚓,嚓,很快刮完了。小伙子头皮刮得通红。小伙子头皮焦辣辣地疼。卫国师付把剃头刀子重新磨了磨,又在荡刀布上荡了又荡。然后对着他满脸刺猥般的胡须又嚓,嚓,嚓地刮了起来。

每刮一次,就要磨一次刀子。每刮一次小伙子都疼地呲着牙。当卫国师付磨了弟六次刀子刮弟七次的时候,小伙子实在疼的不得了。求饶地说:师付,行行好,不剃了,我再找你钱都行。卫国师付指着门面上贴的[童叟无欺]地红条子:一分钱一分货,你给一块钱我得给你刮十次。小伙子听了,躲过伸来的剃头刀子。站起来抓起扁担打杵炭篓子。一步跳进街上人群。光着青皮脑瓜子,在漫天大雪中,

逃似地走了。卫国师付朝着小伙子背影喊着说:还有棰背,下次再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