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党代会]湖北房县:“水上”学校何以变身_房县新闻网

[喜迎党代会]湖北房县:“水上”学校何以变身

 

图为汛期来临,房县谭家湾水库(中型)安全管理人员在除水库大坝杂草,便于巡坝查险。为保障中小型水库安全度汛,当地对74座中、小型水库分别聘请了74名水利“警察”巡查水库大坝、溢洪道安全。(视界网张启龙摄)

湖北日报讯 记者雷闯彭一苇

汛期来临,过去一些内涝、滑坡安全隐患点,治理得如何了?

连日来,记者进行了一番踏访。

以前逢雨必涝,如今“浑身渗水”

5月26日,走进武汉钢城二中,犹如步入了花园。

两栋教学楼被花草树木包围,路面铺上了全新的混凝土、透水砖,一条长约160米的旱溪“装”满了鹅卵石,一座“海绵+”理念的“生态厕所”正在紧张施工。

谁又曾想到,这原来是座有名的“水上”学校?

校长李培根介绍,因建设年代久远,学校地面比周边小区低,以前只要一下雨,学校就内涝。去年暴雨期间,学校操场积水1米多深,严重影响正常教学。

转机来自武汉市被列为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试点城市。钢城二中作为重点工程纳入改造范围。“经过几个月改造后,学校处处能感受到‘海绵’的存在。”葛洲坝五公司青山区海绵城市项目技术负责人刘江领着记者,一边走,一边往地上洒水,不到3秒钟,水就被吸走了。“路面铺设的混凝土、步道砖都有渗水功能。”刘江介绍,混凝土下面铺设有透水混凝土基层,基层下面又铺设了一层碎石储水层,再下一层是盲管,盲管上面钻了不少孔,外层用透水土工布包裹着。地面上的雨污水经过层层渗透,将杂质除去后,通过盲管引流进蓄水池。因此,学校的道路、停车场、人行道都具有吸水功能。

在停车场旁边,有一个跌级花池,花池内种满花草。施工人员介绍,花池分为三级,高度逐次降低。到了下雨天,从四周挡墙排下来的水通过跌级花池一级一级跌落,然后排入到旁边的雨水花园中,这样雨水花园就能够储存部分雨水,多余部分则通过雨水花园溢流口、管网流入蓄水池。

教学楼对面的地下调蓄池是“海绵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刘江表示,调蓄池可以蓄水400立方米,跌级花池、雨水花园等各个方向渗透的水,全部进入蓄水池,用于浇花、浇树、冲洗道路,雨水可以循环利用。蓄水容量超标后,再通过压力泵将水排入市政管网。

今年4月武汉几场大雨期间,该校均无积水。

钢网防护:滑坡收起“暴脾气”

鄂州市西山街东坡亭社区,位于雷山南麓。5月15日,该社区不稳定斜坡治理三期工程刚开工。

沿着山坡,省地质局第五地质大队副队长郭培国指着一张钢网给记者看。“那就是去年4月,我们进行应急抢险搭设的柔性防护网。”

去年4月,暴雨如注,山上滚石增多,居民胆战心惊。7月,鄂州连降暴雨,9号楼北侧一块长约15米、宽约35米山坡发生滑坡,1000多立方米的土石滚下,堆到两层楼高。

“好在之前进行了应急抢险,钢网起到了防护作用,居民楼没有严重受损。”社区主任董玉萍说。

随后,在国土资源部门支持下,开始全面治理。如今,一、二期工程已完成,320根锚杆全部打入山体9米深。3个月后,待工程全部完工,雷山就会收起它的“暴脾气”。

222名网格员:敏锐观察哨

黄石市西塞山区新港村郑家沟,背山靠水,扼守大冶湖通往长江的唯一出水口。

5月16日,记者走进郑家沟一间民房看到,受到山体滑坡的挤压,院子里水泥地面破碎、翘起。“山体有可能滑坡,必须尽快转移。”去年7月2日晚,郑家沟后山因连降大雨出现滑坡迹象,所幸被地质灾害网格员及时发现,沿山居民被紧急劝离。

事后估算,滑坡体约30万立方米。经过紧急处置,滑坡没有进一步发展。整个汛期,黄石没有一人因地质灾害伤亡,21名地质灾害网格员功不可没。

如今,后山19根混凝土巨桩正在加紧施工,它们如钉子一样打入山体,锁住滑坡。

在省国土资源厅和省地质局部署下,包括黄石在内,全省222名网格员,正在86个县市区进行地质灾害监测防治,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47处监测点:为3000年古迹预警

大冶市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矿冶文化源远流长,至今炉火不熄。但遗址与铜绿山矿相邻,矿山开采对遗址安全形成威胁。2010年,国家投入1.2亿元,对遗址进行保护、治理。至今总投资达到1.89亿元。

治理之后效果如何?“为回答这个问题,对遗址进行监测是必要的。”黄石地质监测保护站环境地质中心副主任陈伯恒指了指身边的形变监测仪。通过数据比对,可以及时发现矿坑边坡是否发生位移,是否有危险。

去年,在国土资源部门支持下,监测工程启动,遗迹周边共设有大地形变监测点27个,地下水监测点6个,测斜点5个,裂缝监测点3个,震动监测点6个。

监测在旱季每十天进行一次,雨季每五天进行一次,收集数据进行分析。特殊时期还会加大监测频率。“去年大暴雨,遗址状况良好,治理效果得到了检验。”陈伯恒说,遗址还将长久的存在下去,工程也为我省同类矿山治理积累了宝贵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