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县家乡处处美_房县新闻网

房县家乡处处美

 春尾夏初,受县妇联委托,去大木镇采访回乡创业的养牛大王张安民。我提议从土城的黄泥沟走到大木,因为这条路可以近十公里,是房县最早到大木的一条捷径。

车进了黄泥沟,上了观花岭我到了大木镇的地界,因为笔者多次走过这条路,沿途当上了义务的导游员。下了观花岭就是白果树,这是在地图上显示过的地名,那棵九个人合抱的白果树因为在五十年代雷击后就不存在了。但沿途的风景依旧,两山杜鹃花开如艳。红的深红,白的洁白,紫的艳紫,竹子正在出笋,更显得苍翠婆婆。山档中间,迟开的乌桑的紫红的花,漫山遍野。沿途的地名有三岔、杀人坊、马进洞的老街,一条清流绕街而过。

车过熊家院,沟坎边上的两棵紫檀树正在撑叶之时,挻拨俊秀,这是一种硬质珍稀的树种,被当地老百姓呵护着。长的技茂叶盛。

 又走了一段路,到了泰山铺、千佛岩、三元村是红军革命烈士乔三元的家乡。路旁有一株高耸入云的很大的杏树。车子停了下来,小桥流水,银杏树枝叶青翠欲滴,占地有一亩多的浓阴,把几间农舍打扮的如同北京的頣和园般的美丽。

车到红庙河,河水上边攀满了红绫子。河对岸有一座单独的财神庙宇,它独立在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一条河是我们沿路而下的马金洞河,另一条河当地叫西坡的河水。听当地一姓陶的女子说:“这座庙寺里边神仙十分灵验,大木镇所有发了财的人都来敬他。许愿的戏绫子没地方缠绕了,他们就把沿河的大树上结在对河式岸中,燃放的鞭炮都有好几尺厚。好奇的我们涉水过河去看了,庙中敬的是一位白胡子的太上老君,即不是骑黑虎的赵公明财神,也不是手捧《春秋》读书睥关云长财神。有一首《陋室铭》说的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水则灵”。

这就是写照吧。

 车子拐弯就上了过风搂,这里被当地建了三座庙,一个包公庙、一个王殿阎王庙、一个财神庙,三庙合一,以后地名咋叫呢?留给后人吧。原来叫的“关刀坝”。

车过上河,进镇拐弯到镇上,大木镇几乎要和深圳龙岗比美了。一座座鳞次梯比的高楼,显露出了大木镇一片繁荣富强的常象。

中午在镇上吃中饭,不喝酒,宴席上一种饲料是当地的鱼腥草经过果汁榨机榨机榨出来的草根汁水,又用绿豆熬出来的,清心火、明目,一盆米饭,大家很快风郑残云的吃完了。

下午三点到了目的地,东河村读书沟。一条锁口(两山岩壁以接叫锁口)一条瀑布滔滔不绝的在路边的深潭中,深潭中几条桃花的鱼悠哉地在嬉戏。潭水旁边,一道围墙和铁栅门边上贴有一幅醒目的对联:“上联是:“风水宝地牛马成群,”下联是:“在家创业财源广进”。横额上写“牛气冲天”。

我们要采访的张安民不愧是县政府接手的“返乡创业先进个人”。在一座办公大楼后边,五大间现代化的牛舍中,先养了四百多头肉牛。十几名本地特困记在这里协助照看了这群牛,据打工者马明成说:“每月工资3500元。”是镇上安排的特困农户来这里的。

我们在牛舍中看到肉牛,小牛孺,给牛准备的牛饲料。听到张安民介绍如何养牛致富脱贫的介绍。达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房县山水处处美。我侬我的房县山和水。同行来的人舍不得瀑布景观,大家在这晨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