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探龙洞_房县新闻网

二探龙洞

 

在今年三月份《房县新闻网》刊发了《房县发现新龙洞》的微信和图片后,引起了很大一部份登山旅游爱好者的兴趣。

5月18日,房县《风光群》登山队长刘磊约笔者再去走一趟《龙洞》。

县妇联推荐刘磊一家为全县最美家庭,正好是我要采访的对象,这次,我们一改往年入户采访,变成了跟踪采访。

这天,刘磊开着他自己的私家车,我又约了文联老主席霍中南,红塔乡退休的宣传委员张天泉一起上了车,刘磊还约了一个保障的谭毅,作为路上安全保护的收容队。

车子沿着“武神路”按照交通管理提醒的时速六十码的速度走着。

初夏的风景,遍山的树叶都圆叶了,一阵东风压倒西风,杜川村的西坡上的花栎树都露出了白色的背面,远远看去,好似一树树的银色花朵。

车子过了野人洞、野人谷。上了“十道拐” ,老主席有些晕车,车子走的只有三十码了。上了“十道弯”的观景台,在台子上的停车场,大家下来休息一会。喝了点刘磊带的矿泉水,空瓶子又被刘磊收栋到他车子的后备箱里,我们笑话他回去又装自来水了再待客。可刘磊认真地说:“这塑料瓶最不容易腐烂,是垃圾,回收后还可以派上用场。”刘磊是2014年被十堰市文明委授予全市’’ 十星级’’ 志愿服务组织先进个人。其实这道理都懂,但做起来就得靠自觉了。

车过西坪,我指着路边的“消水洞子’说;“这里也是一处景点,据说这个洞子里的水流出去在野人谷的’ 躲军洞子’, 是个穿洞子。

可是谁也没有走过,当地人为了验证这个水流到那里去了,在一次涨大水时,当地人倒了两罗筐稻谷壳子,在躲军洞的出水口,看到流出来的谷壳子,才晓得这个洞是个通的。

车过矿物村,我指着一大片楼房说;’ 五十年代这里是全县最大的炼铁炉基地,上百座炼铁炉子,上万个人在这里炼铁炉,到了半夜时出铁水,金光四射的钢花,把四周的山照的如同白昼。

 沿雨淋沟垭子下去,拐一个大湾,把车子停在路边。

我们带上备用的照明工具沿着去阳包的小路上到舅舅家,舅舅去世多年了,舅母和舅老表一家子搬进了城。

可他们的自留地和自留山还没丢,他们在地里种的洋芋,在坡上栽的是松杉。被修正过的冷杉 长的挺拔高大,路上的青草,每一个叶尖上都有一颗晶莹的小露水珠,是的,要过端阳节了。

沿途都是上坡,我为了增加运动的情趣,才领他们走这一段路的,我们在舅舅家大门上,对着锁住的大门唏嘘了一阵,每个人找了一支竹棍当手杖,预防路边的长虫和沿途农民家的狗子。我特别找了一根即轻便,又结实的竹杖给霍中南老主席,因为他的眼神不好。

 各种树木遮天敝日,路上的落叶松软,走在上边如同踩在沙发上一样。

虽是小坡,大家走的很慢,因为路不太远,到了李家大院子,两条黑犬狂吠着,它搞不清这一阵子的人,来这深山老林中干什么?

路旁坐着一个老人,他今年七十七岁了,老人说;”姑娘出嫁了,女婿接他去养老,他不去,他和老伴在这里喂猪养鸡子,还有几十箱蜂茏,一年能收好几千块。到了秋天,漫山遍野的栗子,野核桃多的用手捧。

 

那都是钱那!

越过垭豁,一直向前的漫下坡,我们来到了古泉村的天池。

小天池,四山如围,中间的一块湿地,集中了所有的水源在这里集会,芳草萋萋,

红心柳树,青枝绿叶地挤在一起,这些能够做簸箕的好材料,任其自生自灭的生长在天池湿地中。

在小天池畔,居住着一家姓王的老农民,别看他们夫妻二人都过了古稀之年,他们把周围的土地收拾得苗壮草稀,土地肥沃。

在攀谈中得知,这家的儿子考博出去,现在上海大城市一家大医院中坐诊。并且说了上海的姑娘做媳妇,孙子孙女都有,这家还有一个儿子在襄樊居住,买的房子,老俩口子都去过,不愿意在那喧闹的城市里居住,车多房子高,空气不新鲜。

在王家坐了一会,喝了主人家盛情泡出来的杭州“龙井茶” ,一只雄纠纠的大红公鸡,领着它的一群妻妾在院子里散步。那只大黄狗子因为主人家的阻拦,而没能咬叫这一群人,而忿忿不平地躲在狗  窝中低吼着。

从王家出来,沿着下山的小路直接就上了’武神路’上,这里距所谓的“龙洞”只有几十步了。

老主席找了个阴凉地带坐下来,剩下我们四个人去钻“龙洞”。龙洞里有水,洞口只有箩筐大,刘磊他一米七五的个子,不得不爬在地上,甫俯前进。进入洞内漆黑一片,刘磊打着手电朝前摸去,山洞顶上,还在滴水,迎面扑来几只受惊的蝙蝠,每天都有巴掌大,用相机怎么也拍不到它们,好不容易有一只倒挂在钟乳石上,光线太暗也拍不清楚。

山洞内,脚下是流水,头上是沁水,两旁是淤积的泥巴,只有手电光所照的钟乳石上才看得到几处钟乳奇观,似佛、如仙,石帘,石乳。形态各一,没有遭到人为的破坏。

二探龙洞,再次证明,这里是可以开发的又一个新景区,这里靠近公路,可建宾馆,是夏天避暑的好地方,这里临近雨淋沟大桥和弥猴峡谷,也是秋天采集野果的理想去处,板栗、野核桃、猕猴桃。春采野菜,搬笋子,可平衡山林岩灌林的蔓延。

(作者:余策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