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深 圳_房县新闻网

大 深 圳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就在习总书记在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第九次代表会上讲话不久,笔者正好来到深圳旅游,来到深圳后看到现在的深圳,变化大得惊人,我只好用《大深圳》来撰写它,我还是从《春天的故事》写起吧?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南海边上画了一个圈……”

 

塘厦怀古

看过老电影《秘密图纸》的人都知道,在改革以前的深圳只是一个荒凉的小山村。当时在“下南洋后发财归来的人,叫华侨, 在这荒凉的山野之地盖房建屋,买田造地。直到现在,在深圳市的辖区中,还有当年海盗、土匪抢劫华侨时,华侨为防备抢劫和抓肉票,而在自己住的村子里建造的”碉楼“。在深圳市,当地在改革开放中大建高楼大厦的同时,并没有忘记保护这些文物古迹。

在东莞市凤岗镇的卧龙村、竹塘村,据调查,凤岗碉楼有120座,都是明朝未年,清朝初年从海外归来的南洋华侨,在此置业、买田置地,人一有钱,树大招风,加上凤岗地处惠州、深圳、东莞三界交处之地,当地山贼、土匪、海盗、官兵抢掠骚扰,这些华侨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和本村、本姓的自身安全,纷纷自建了这种碉堡式的建筑,有砖砌的、有泥沙灰三合土筑的,用砖砌的是用糖水加糯米饭作泥浆砌成的。

因为是海外归来的人,各种碉楼各自有不同的特点,有中国式城堞 的,有外国教堂式尖顶的,一律是唐装底子洋装顶。

这种搬不走的民生故迹,被东莞市文物管理部门一律编号保留。

我在寻找拍照碉楼时,有两个十来岁的小朋友问我照这楼作什么,我说给他们说:“你记住,你是从小在这碉楼下长大的,到了你和我一样年纪时,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要拍这碉楼。“

 莲花山

莲花山是深圳市福田区一大景观,我住在深圳罗湖桥,到福口区的莲花山从国贸大厦大商场的地下室到一号线坐地铁,坐到大剧院又转二号线去福田,从福田出地铁口,沿红荔路一直走到莲花山大门口,这里是莲花山的南门口,莲花山在举办花展,大门上的木绵树上挂了许多红灯笼,木棉树上开着的是紫金花,迎大门摆设了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草,时值隆冬,这里百花齐放,给人一种春意昂然的感觉。

进了大门,一条整洁的便道,在鲜花和棕榈树的掩映下,幽径通曲,我们随着一大群人盲目的走着,一曲《咱们新缰好地方》的音乐吸引了我们,在一片很大的湖岸边,一大群穿着新疆少数民族服装的人在那里跳舞。听旁边熟悉的人说:这是一批“候鸟”似的新疆有钱人,她们在福田买的房子,到了冬天,她们都飞过来在这里过冬,等到暖和了,她们又飞回新疆度夏天。

随着一批外国游客,绕着这个大湖走了一圈,转向一条台阶铺成的通道。台阶很陡,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上了莲花山顶,山顶上一片开阔地,汉白玉柱子围起来的一个大广场,广场正中是另外圈起来的一个花园山巅、山巅上、耸立着一个时代的巨人,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巨大铜像。这时,一架 灰色的巨型客机正好飞越过邓小平铜像的头顶。

在这里,已经聚有几百上千的人,在这里赡仰邓小平的铜像。邓小平的铜像,一副从容不迫的行走姿势。给人们一种印象,中国人办事是一步一个脚印。

在邓小平铜像后边的大理石砌成的墙壁上,写着“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在邓小平广场背后一处游客集散中心的大理石墙壁上携刻着邓小平的语录:“深圳的发展的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大深圳

凯迪拉克的轿车,把我从宝安机场接出来,车子过了南口,远远看去,在“地王大厦”的高楼边上又耸立了一座高楼,我问外甥女这是哪个高楼,外甥女儿一边开车一边说:“这是深圳又才新建的一座名叫”亲基“的高楼厦,是目前深圳市最高的楼房。

外甥女大学毕业就来深圳打工创业,目前是小有气候,她对深圳这几十年的发展是了如指掌。

外甥女说:“深圳最早叫鹏城,鹏城又名石城,最早归南头古镇管辖,有1730多年的历史。

到了明朝万历年(1573)设新安县,这个地方面临前海,大梅沙,沙头角是珠江入口处,系江海,海防军事重镇,从晋代以来,香港、澳门、珠海、中山、东莞等都隶属南头古镇管辖。

南头古镇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

1840年鸦片战争事发,香港从新安县割划出去,直到1997年7月1日,中国收回香港为止。

中国经历了百年之久的耻辱。

1979年的深圳特区建设,促进了香港回归的速度,深圳建设的第一座大楼被命名为“信兴广场”。后来因其地价和房地产开发,在深圳拍卖土地时价格最高,被称为《地王大厦》建成时曾经被称为亚洲第一高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深圳市的标志性建筑。

很快,深圳市的国际贸易大厦破土动工,这个大厦以每三天一层楼的速度,超越了美国五天一层楼的速度,被称为“中国速度”。

“国贸”大厦建成后的1992年,年愈88岁高龄的邓小平以退休老人的身份,来到了国贸大厦的楼顶“旋转大厅”观察香港的市容市貌,并发表了近40分钟的讲话。后来被称为“南巡讲话”。

2015年,中国民营地产商又再建了一座“京基大厦”其占地、楼层的高度在深圳市区数第一流,又创中国纪录和多项世界记录。

深圳在突飞猛进。

深圳,中国的大深圳。

 

 

作者:余策星 地址:湖北房县文联

2016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