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德育思想讲座受诗经之乡房县尹吉甫镇师德培训好评 _房县新闻网

《诗经》德育思想讲座受诗经之乡房县尹吉甫镇师德培训好评

十堰网9月1日讯(焦国均、袁源):8月29日上午,诗祖、西周太师尹吉甫故里的湖北房县尹吉甫镇邀请中国诗经学会会员、十堰市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咨询中心主任袁正洪为参加镇师德培训会议的百余名教师讲授国学《诗经》德育思想、《诗经》尹吉甫文化、诗经成语进乡村、进校园讲座,受到大家的称赞。

《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是中华文化的元典之一,是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袁正洪自1980年以来坚持挖整研究《诗经》尹吉甫文化,经多年研究表明,尹吉甫,号兮伯(亦号兮甲),字吉甫。生于房,仕于周,食邑房,卒葬于房。他不仅是伟大诗人,而且是卓越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文学家、书法家、音乐家、武术家、最早的税务高官、最早的市场管理高官。尹吉甫是《诗经》的采风者、编纂者,是《诗经》中少有的已知名的作者。尹吉甫作有《诗经》名篇《烝民》、《崧高》、《六月》、《节南山》、《常武》、《江汉》、《韩奕》、《都人士》、《蓼莪》等,《诗经》中高度称赞“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吉甫作诵, 穆如清风”。

《诗经》是中华文化的元典之一,居“五经·四书”之首,不仅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更主要的它是古周朝社会以德育民、以法治国、创建文明和谐社会、礼治国家的教科书,《诗经》中德育思想博大精深。以及《诗经》涉及历史、政治、经济、文学、民俗风情、天文地理、农业、医学、动物、植物、民族、战争等各个方面,是西周历史和社会百科全书,是一部古代圣人治国的史书。

“十年磨一剑。”袁正洪著作的《中华诗祖尹吉甫之研究》新近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中国诗经学会会长夏传才曾于2010年5月和8月,两次亲临房县考察尹吉甫宗庙等文物遗迹后,特为《中华诗祖尹吉甫研究》一书写序说:“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尹吉甫是中国历史上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也是大诗人。尹吉甫比老子早281年,比孔子早301年,比屈原早512年,比李白早1553年,比杜甫早1563年,比白居易早1654年。从尹吉甫诗作的文采、其名篇思想艺术对后人的影响,他对《诗》编纂成书过程中的贡献等多方面,尹吉甫可称为中华诗祖。”并题词“诗经之乡”、“ 诗祖故里”, 

十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主任编辑、高级政工师袁正洪在讲座中说,《诗经》是中华文化的元典之一,居“五经·四书”之首,不仅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更主要的它是古周朝社会以德育民、以法治国、创建文明和谐社会、礼治国家的教科书,《诗经》中德育思想博大精深,以及《诗经》涉及历史、政治、经济、文学、民俗风情、天文地理、农业、医学、动物、植物、民族、战争等各个方面,是西周历史和社会百科全书,是一部古代圣人治国的史书。著名诗人闻一多先生说“《诗经》是中国有文化以来的第一本教科书,而且最初是唯一的教科书。”国学大师、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在《中国通史简编》中说:“春秋时期,诗三百篇是各国贵族们学习政治的一种必修科目,不懂得诗就无法参加朝聘盟会那种大事。”古周朝有采诗献诗制度,太师为乐官之长,掌教诗乐等。尹吉甫辅佐周宣王中兴, 是周宣王时期《诗经》版本的总编纂者,由此从尹吉甫负责编教科书《诗经》和掌教诗乐可谓教育家。

《诗经》在我国西周社会,一直作为礼乐、教育的重要教材,朱彝尊在《经义考》中说:“‘诗’者掌之王朝,颁之侯服,小学大学之讽颂,冬夏之所教。”可以说,《诗经》从成书之始.就确立了它的教材性质。《诗经》对教材的形成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兴”就是说,通过欣赏诗歌可以感动人、鼓舞人、激发人的心志;而“观”、“群”、“怨”则侧重于对社会生活的关注。由此可见,孔子重视诗乐,更是看重它们的教化作用,看重它们对个人修养和社会政治的影响。也就是说,他的美育思想最终是为德育服务。《诗经》305篇,几乎每首都达到了德美并举、相互渗透、相得益彰的效果。

袁正洪写有《尹吉甫与《诗经》对老子及《道德经》的影响》一文, 有2.6万余字,尹吉甫在《诗经》中写的名篇《烝民》中曰“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的哲学思想,是“天人合一”、“ 和谐社会” 的语源。《诗经》中《诗经》中“德”字有70个、“道”字有32个。《德道经》中“德”字有43个、“道”字有75个。对于“德”字的使用,《诗经》里有“德行”“德音”“德心”“我德”“其德”“肯德”“令德”“之德”“伐德”“维德”“厥德”“世德”“顺德”“尔德”“无德”“为德”“怀德”“懿德”“文德”这些词语,《道德经》里有“玄德”“孔德”“常德”“上德”“下德”“有德”“无德”“失德”“不德”“广德”“积德”“ “含德”“德善”“德信”“德交”这些词语。能够在《诗经》、《道德经》里出现如此多的“德”字和与德相关的章句,这当然是当时社会充满了道德文化的证明。

尹吉甫在其写的名篇《诗经·蓼莪》篇曰:“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老子读《诗经》彼受教益,在《道德经》第五十一章中曰:“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等,这孝道父母的思想不仅为后人接受和推崇,还作为经典用以育人。

房县及尹吉甫镇、县宣传教育部门领导很重视,已将诗经尹吉甫文化纳入地方教材。袁正洪介绍《诗经》中有600多个成语, 如:夙夜在公、与子偕老、德音莫违、携手同行、“人而无礼,胡不遄死”、二三其德、及尔偕老、信誓旦旦、“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人言可畏、德音不忘、山有扶苏、风雨潇潇、在水一方、同仇敌忾、衣冠楚楚、以介眉寿、万寿无疆、寿比南山、杨柳依依、未雨绸缪、“文武吉甫,万邦为宪”、“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巧言如簧、“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嵩高维岳,骏极于天”、 丹凤朝阳、“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等,建议将《诗经》成语纳入和谐文明村校创建活动,进一步开展好《诗经》尹吉甫文化进校园、进机关、进农家大院活动,充分发挥诗经尹吉甫生态旅游文化的产业优势,抢抓文化扶贫机遇推进精准扶贫,更加促进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使诗经尹吉甫文化成为尹吉甫镇走向国际国内的一张亮丽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