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阅读_房县新闻网

秋天·阅读

一直想写秋天,一直不敢下笔。秋天情感太丰富,我怕我的文字太单薄,写不出秋的喜怒哀乐。秋天收获太丰硕,我怕我的笔力太干瘪,写不出秋的赤橙黄绿。

这次,让阅读和秋天在一起,让秋天和阅读一路去远方。

在我心中,秋天是一本书,人们都喜欢读她,写她。我想,也只有不断阅读,才能悟出秋的内涵和意境。

秋天就像《平凡的世界》,万事万物充满斗争。低头快成熟的稻谷和玉米争阳光,地理各种蔬菜争水分和肥料,街上做买卖的人争摊位、争客源,处在不同职位的人争上升机会。总之,斗争处处都在,是辛苦的,但也让人坚强。斗争须不畏艰难,笑对风雨,永不言败,这像极了主人公孙少平。孙少平和自然困难斗争,和命运抗争,他这种精神才得以激励一代又一代人,让《平凡的世界》永放光芒。我们每个人不都和孙少平一样吗?天天皆有争斗,天天都在奋斗。年年复年年。

一叶知秋。秋天注定是生长思念的季节。面对一场秋雨一场寒,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句你穿秋裤了吗?把对亲人朋友的关心,对爱人恋人的思念,借助秋风写在落叶上,传递到远方,像细雨一样润泽心田。

秋雨,特别是秋天的连阴雨,有时朦朦胧胧,有时星星点点,有时泼泼洒洒,下的黏黏糊糊,像失恋人的心事,挥之不去。有点像《红楼梦》里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之间的爱情,细细菲菲,缠缠绵绵,左左右右,忽明忽暗,喜忧参半。

农人遇上连阴雨,更是惆怅无边,有的庄稼等着收割,有的收起来了等着太阳晒。本来丰满的一个秋梦,被连阴雨搅得一塌糊涂。这就暗淡了金黄的秋色,塌陷了饱满的心情。有的农民就拿出一串老掉牙的土话,骂老天爷不长眼。心疼自己辛苦了一年的汗水,被该死的连阴雨打了折扣。这跟黛玉的爱情遇上宝钗很相似,咋不是呢!宝钗难道不是黛玉和宝玉之间横亘着的连阴雨吗?也许,黛玉本身就是一场连阴雨。

我还觉得,沈从文的《边城》里,翠翠的母亲和戍边士兵的爱情以及翠翠的爱情,都像连阴雨,当时中国处在民国时期,不仅是湘西,整个中国都被一场天网一样的连阴雨笼罩着。可喜的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一批先进知识分子的带领下,中国共产党成立了。中国开了天,从此有了启明星,有了红太阳,有了领路人。

秋高气爽,秋阳高照,是许多朋友用来彼此借喻的“秋词”,也是希望秋天该有的样子。然而,当太阳西斜无力,当西北风一阵紧一阵的洗礼大地,爱穿裙子的美女也挡不住寒凉把衣裤换,体弱多病的老人,禁不住秋风秋雨的打击,咳嗽、哮喘发了作,昨天还是黄绿斑杂的山野,今天就层林尽染。面临秋后算账随时临头的多事之秋,偶遇秋阳杲杲的日子,人们赶紧抢太阳秋收。

没有忙碌的秋收,哪有幸福的冬藏。上班人的秋收,就是趁着不冷不热,不开空调不烤火,抓紧把手头的工作朝前赶,到了年底,天太冷,年要过,各项工作也要结硬账,得画个句号,挽个簪儿。生意人秋收,就是赶紧发单出货收账,同时储备足够的年货,俗言说,生意人望腊月,收入“一季闹全年”。农人的秋收,就是用镰刀、收割机、扁担箩筐在田地里唱响《希望的田野》。孩子们的秋收,除了好好学习,《歌唱祖国》,还可爬上果树品各种人间美味,出去野游,欣赏秋野风景,感受大美河山。在这样的情境里,我时常渴望或幻想,让卖火柴的小女孩、《透明的胡萝卜》里的小黑孩以及凡卡等受苦受难受剥削的孩子,遇上《丰乳肥臀》里的主角母亲,多好啊!有善良的像莫言母亲一样的母亲,寒冷、折磨、饥饿,一切都不可怕。这些孩子,遇上这样的母亲,再遇上美丽的秋收,再遇上我们现在的新时代,世间就没有了烦恼。我也对这些可怜的主人公少一点牵挂。牵挂他们,也就在阅读那个作品,抨击那个社会,批评那个制度。从而更加珍惜今天,珍惜新时代。

秋收之后的主题是晒秋。晒秋好比创作一篇文章,出版一本书,完成一幅画,把它公布与众。最有意思最壮观的是农人的晒秋。家家户户,场场院院,角角落落,晒的满地都是,让你无从插足。时只好远远的静静的欣赏,陶醉。他们先把稻谷、玉米、花生等大堆头的东西,晾晒在光溜溜白花花的水泥晒场上,再用晒席、簸箕、筲箕等篮篮筐筐,把芝麻、核桃、柿干、枣干、薯干、大豆.....翻来覆去的晒,边晒边去粗取精。过细的人家,屋檐下还有自然风干的扎在刺树枝上的柿饼,一串串的红辣椒。有的还把暂时吃不完的苦瓜、茄子、豇豆等晒成干儿。记忆中,我小时候,母亲经常这样晒,我也在其中帮忙。我家檐下总是挂一串串萝卜菜,红薯藤。萝卜菜冬春季节人吃,红薯藤喂猪。偶尔会有几串柿饼,也等过年才能吃。

现在条件好了,人们普遍安居乐业,他们晒秋,也是在晒满月一样的心情,晒幸福生活。

秋天和阅读都是富有的。我在秋天里阅读,在阅读中品味秋天。而且,接近人生之秋,更需阅读,用阅读留住春夏,不负时光。不阅读,面对丰盈充实的秋天,更显单薄,弱不经风。2019.9.19

创作简介:

王琼,湖北房县人。十堰市作协会员,房县作协理事。现任职于房县档案馆。擅长散文,取材乡土。作品散见于《湖北教育.时政新闻》《北方散文》《十堰作家》《武当风》《十堰日报》《十堰晚报》《新长江文学》《御风秦楚》《楚天文艺》《神泉》《房县文学》《今日房县》报等。